当前位置:首页 > 

丁磊谈版权、养猪、电商,都抵不过人工智能的超级梦想

摘要:  作者/王燕青 (本文原载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 原标题《丁磊 在走没人走过的路》)  听到丁磊的声音,我正在知乎上看“丁磊有哪些有趣的故事”。有一次,丁磊自驾出游,来到一个只

  作者/王燕青 (本文原载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 原标题《丁磊 在走没人走过的路》)

  听到丁磊的声音,我正在知乎上看“丁磊有哪些有趣的故事”。有一次,丁磊自驾出游,来到一个只有20万人口的西北小镇。转了一圈后,他有些失望,“这个城市居然没有一家书店和报刊亭。”丁磊是一个信奉“科技改变未来,知识改变内心”的人。他有强烈的求知欲,看的书很杂,关注未来的创新方向和影响。多年积累形成的知识结构内化成个人修养,他始终保持微笑,善于冯寅杰倾听别人的想法。他说,钱的确可以让人活得舒适,但知识让人活得更有尊严,这是钱不能比的。“输出知识,活出尊严。这其实有点曲高和寡,”丁磊挥挥手,“但我们要走一走这条没人走过的路。”

  

  丁磊的选择

  上海办公室没有丁磊的专门办公室。他喜欢自由自在,独来独往,没有一个随从。他与这个纷争的江湖,隐隐有种若即若离之感。这让他在数波泡沫般的商业浪潮中保持独立和冷静。他不喜欢凑热闹,喜欢专研产品,认为这才是立足的根本。他给灌输的DNA是,“消费者喜欢”。

  丁磊确实做出了许多他构想中的产品。有的为造血,有的为冯寅杰扬名。而丁磊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坚持:发掘并输出“创新的内容”。这符合商业创新的本质,“更像个做内容产业的公司,我们有一整套的产业链来给我们供应内容。”新闻、有道词典、公开课、云音乐、云阅读等都成为价值观的体现。

  一直以来,丁磊对内容产品始终怀有浓厚的兴趣。传媒平台凝聚了他的理性选择和理想情怀,尤其是在内容创业兴盛的当下。当BAT巨头横扫互联网时,丁磊说过,“大家的模式不同,阿里和百度还是流量模式,是内容供应商。”他一直致力于把新闻打造成一个有态度的内容平台。

  提出“有态度”的内容导向时,遇到了很多争议。外界似乎并没看懂丁磊背后的深意: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,对事件进行深度、多角度的报道和解读,“我们有态度更多的是思想层面的独立态度。”新闻也因此营造了独特的跟帖文化,“激发每个人思考”,“我们培养和聚集了一批有独立态度的、有独立思考的人在新闻。”

  

  丁磊亲力亲为。他加入了新闻的业务讨论群,常常跟一线员工探讨选题的方向和采访技巧这些实操层面的问题,也会在群里面推荐高端财经管理类媒体,如《哈佛商业评论》、《沃顿商业》。在对这些比较传统的内容平台有了足够的关注和了解后,他也会邀请它们入驻号,形成优质资源圈。

  丁磊对内容的把控有着敏锐的嗅觉,“比如我可能会坐下来观察大家最近在谈什么话题,为什么会谈这个话题。”他关注了“陕西、内蒙古争抢资源导致中国最大沙漠淡水湖干涸”一事, 在还没有形成全社会关注度时安排了评论策划文章。这篇文章下的跟帖达到了近十万。他常关注这类国计民生问题。

  “内容产业的核心还是个创意产业。”丁磊认为。“包括吴晓波在做的,其实都是创意产业。因为他要有独家的数据和独特的视角,来分析和证明他的观点。”在丁磊冯寅杰看来,新闻要打造这样一个内容平台,在这里, “每个创作者不需要像挤牛奶一样,每天都要挤两次,他可能一个月只写两篇文章,确保他的观点很有价值,很吸引人。”

  丁磊在意新闻作为具有影响力的平台向用户输出的内容价值。他的志趣不在于做一个信息分发平台,而在于“鼓励和创造信息”。 他认为,如果把新闻看成是一个蛋糕,那么巨量的分发信息就是一个蛋糕的底座原料,优质的原生内容就是蛋糕上的奶油。

  

  生态影响力

  奶油是锦上添花,却是一个蛋糕之所以被成蛋糕的灵魂所在。而内容平台的灵魂所在,是丁磊自发式的商业觉悟:用知识改变越来越多人冯寅杰的认知。他本人喜欢科普知识,鼓励把“新知”作为传播的第一顺位要素,“有点曲高和寡”,“但我们今天要走的路肯定是很多人没有走过的,也是我曾经没有走过的”,“应该专注在一些本质的东西。”

  专注的背后是足够的耐心和恒心。丁磊不愿做比拼烧钱速度的事,“这些没有技术含量。”他积极培育公司文化,让员工产生集体文化认知,“认同创新,尊重知识,科技的每一个创新都是在改变和影响我们的,我们应该把(认知)这一类的行为作为我们最高的一个标准,在这个价值观下,才会保持饥饿感和创新的态度、精神。”

  围绕认知原点,从2015年的两微一端整合到2016年的内部架构调整,号、内部原创内容工作室、移动泛资讯直播、“媒体合伙人”模式等创新共同构建了资讯生态平台,无论是从内容生产、分发、营销,还是消费者终端,整个系统的效能有了长足的提升。

  

  这个平台和丁磊的习性一样,并不盲目追求“快”和所谓的时间冯寅杰窗口。丁磊说,的产品要有两个特质,一个是相比竞争对手的产品,要有创新;二是在做产品的过程中,每个细节要做到精益求精、精致,要有工匠精神。

  丁磊估算了一下内容产品直接影响的人群体量,“新闻、有道词典、云阅读、云音乐,每个产品每天影响的人都是千万级的。”他并不过分追求内容的扩大化,而是要求“影响该影响到的人”。

  更为宏大的议题,生态平台想要影响和改变人们对于生活、自我、世界的认知路径。比如公开课,5000门课程覆盖二十多个领域,每年投入超千万,“肯定有不少人,因为开了公开课以后,对他产生一生的影响,比如说对幸福的理解、对冯寅杰某个知识的理解等等。”丁磊的切身体验,父亲是科研机构工程师,其对科学的理解培养了他的兴趣,“我蛮需要这样的启蒙。”

  丁磊的自我认知形成对传媒的品性和未来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。他们互为表里,互相成就。这大概就是共生。

  ⊙ 以上内容版权归微信公众平台「iNews新知科技 By 冯先生失眠中」所有,如需转载,请务必注明。

分享到: